首页 > 比特币 > 正文

矿池成立仅一年多,已经成为前两大矿池的趋势,作为一家中国公司,公众对比特币发展的看法与比特币核心一致,这在采矿业中有点反常。

首席执行官潘志标于 2014 年作为 TangPool 的创始人开始从事采矿业,然后加入比特大陆,后来在那里运营 BTC.com。他于 2017 年在硬分叉戏剧中离开公司,并与前 BTC.com 员工和现任币印 COO 朱发和 CTO 李天照一起创立了币印。

比特币技术专访

这一过程已成为双方提起诉讼的热门话题,这种情况凸显了中国技术竞争尤其是采矿业的激烈竞争。与此同时,币印矿池现在一直以哈希率排在前五名,甚至暂时排在BTC.com 的位置上,排名第一。

比特币杂志在成都矿工峰会上采访了币印,以了解其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如何在竞争如此激烈的领域取得成功,以及中国的挖矿中心化对比特币的增长意味着什么。

本次采访最初是用中文进行的;下面是一个翻译的脚本,为了简洁和清晰而进行了编辑。

普林的成长

BM:币印发展迅速,但即使按照比特币的标准,它仍然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公司。你在这个行业的时间里经历了激烈的竞争、增长、整合、动荡和更多的增长——为什么在离开比特大陆后开始一个新的采矿企业,为什么是一个矿池? 

Kevin Pan:其实2014年我在内蒙古确实运营过一个矿池,叫TangPool。不幸的是,我在2014年的熊市中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所以我选择去了比特大陆。当时做了一个区块链浏览器,后来做了一个矿池和一些其他的软件服务。当我离开比特大陆寻找新的机会时,我决定建立一个新的矿池,考虑到这是我所擅长的。

币印在 9 月底一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矿池。这是您增长计划中的一个目标吗?您如何管理随之而来的额外审查?

KP:我们只是努力让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好。我们不是试图与他人竞争或打架。如果你在产品层面做好自己的事情,并且尽你所能,那么你自然会做得很好。至于成为最大的矿池,我们对此充满信心。虽然我们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矿池,但审查并没有太大变化。

币印在激烈的竞争中成为最大平台之一的关键区别是什么? 

KP:从一开始,产品和技术更重要,但在后期阶段,矿池应该充当一个中立的平台。矿池本质上是连接挖矿硬件厂商和矿工的桥梁。

中国矿业状况

我们是在成都的一个大型采矿活动上发表讲话的,这里有来自 PoW 各个领域的公司。该生态系统中的矿池业务状况如何?

KP:中本聪最初的挖矿想法是一个 CPU,一票。然而,由于ASIC矿工的到来和[采矿的]逐渐发展,单独采矿已经不可能再可行了。由于每天只有 144 个新区块可用,矿池结构不可避免地成为矿工的代理。现在,世界排名前 10 的矿池控制着 95% 的算力。

我个人认为矿池目前的地位和权力有点过分了;比如他们有托管投票权,他们可以选择打包哪个交易等等。但池共享将继续存在,所以我认为一些新协议将进一步分散他们在生态系统中的一些托管投票权和交易打包选项。

中国作为生态系统的中心有多重要?你看到它的相对重要性有什么变化吗?

KP:中国之所以成为挖矿生态系统的中心,是因为中国既可以生产大量硬件,也可以提供现场组装。比如深圳有非常强大的供应链,深圳的电子消费供应链绝对是中国的中心。所以海外矿机一开始都是在深圳做的。

后来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进入这个行业,于是开始推广。深圳的工厂可以整天运转,这是美国、欧洲或其他地方的工厂无法比拟的,因此中国迅速发挥了这一优势。

制造业、能源和资本将中国置于矿业生态系统的中心。

人们也发现,中国其实能源丰富,北方有火电,南方有水电。中国人正在利用中国的优势:成熟的供应链、强大的工业基础和大量廉价电力。而且,现在有很多资金流经中国。因此,制造业、能源和资本将中国置于矿业生态系统的中心。

另一个国家有可能成为这个系统的中心吗?是的,就像美国一样。美国煤炭储量非常丰富,甚至比中国还多,是西部水电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同时,美国拥有最多的货币,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

因此,两者之间的唯一区别是制造。但实际上可以运送硬件来处理这个问题。如有必要,它们甚至可以空运。所以我认为美国和其他北美国家在这里有机会。

在中国经营矿业公司更像是在科技领域创业还是在工业领域创业?

KP:对我们来说,经营矿业公司更像是在互联网行业工作,更像是在科技行业创业。昨天,成都矿机峰会的一位演讲者表示,矿池是一家拥有“互联网基因”的矿池软件服务公司,而其他公司可能更传统。

比特币在中国的现状

比特币在中国的形象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和细分。您如何看待比特币作为一项技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

KP:比特币在中国的形象实际上已经被商业和泡沫提升了。过去,每个人都说比特币只会与洗钱等相关联。然后我们看到了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以及一些半官方机构提出的所谓的无币区块链,当然也被比特币领域的老手们嘲笑。

公众将区块链视为一项全新的高科技创新。许多公司开始探索它,投资银行会考虑投资它,但当谈到比特币时,情况并非如此。虽然那些大型区块链项目现在很多都没有运行,最近泡沫的后果也很严重,但好处是它让区块链的概念在中国真正流行起来。这包括目前正在提出的金融产品,例如去中心化金融和 Defi。

现在人们觉得去中心化金融、Defi等金融产品更高端,所以包括比特币区块链在内的区块链在中国的形象更好。不过,矿场主不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报道,因为监管风险非常大。因此,中国的矿业企业注定很难在短时间内走在前列。目前,矿业​​公司只能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叙述或其他一些新技术包装,例如人工智能来获得积极的关注。

我个人认为比特币是最好的资产配置。现在,我总是在谈论缩放问题。本质上,比特币不需要扩容。如果太复杂,就会有很多问题。此刻,大家都在谈论二层网络。事实上,交易所和链下钱包如 Bixin 也是第二层网络(不仅仅是闪电网络)。每天都有大量用户通过交易所进行资产转移,例如币信。

比特币的真正问题可能是隐私。如果隐私问题得到解决,就没有其他大问题了。闪电网络不会影响比特币在货币方面的特性,但隐私问题会阻碍资金的流动性。虽然有办法分析比特币上的资金流向,使用门罗币(XMR)或 Grin 使用 Mimblewimble 协议,数字货币的流动性不会受到外力的阻碍,因此对矿池的控制不会阻碍流动性的资金。

现在更麻烦的是,如果政府或执法部门开始创建交易地址黑名单,就会导致某些交易无法打包。其实这些都是可以做到的。但如果有隐私,你无法知道地址属于谁,无法确定金额是多少,也无法控制货币系统。所以对我来说,如果隐私问题能解决,比特币基本没问题。

为社区做贡献

您对矿工在比特币中的角色的看法有变化吗?外国矿工只关心经济效益吗?

KP:本质上,矿工是一个追求利润的群体。简单地说,他们应该只关心赚钱。只要一种经济行为能赚钱,当然会有人愿意相应地行动。绝大多数矿工的行为并非出于道德感或出于保护区块链的意图。说到挖矿,矿工们只想赚钱。

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情况。只有依靠长期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比特币才会可靠。因此,该行业的矿工是这种有效经济激励机制下的投资者。

相比之下,国外矿工在这方面做得更好,他们就会有更多的人了解比特币。几天前我遇到了一个外国人。他说他要撤回他的算力。我问他:“为什么?是我们做得不够好?” 他说没有,只是因为币印现在算力排名第一。所以他想转出并帮助维持权力下放。

只有依靠长期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比特币才会可靠。因此,该行业的矿工是这种有效经济激励机制下的投资者。

这很有趣,因为中国矿工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一些外国人愿意牺牲一小部分短期利益来着眼长远。有这样的人特别好,但实际上,即使没有这样的人,比特币也可以发展得很健康,因为整个机制设计得很好。

您还支持比特币核心开发。您能谈谈这种支持是如何产生的,以及您现在在核心贡献者身上看到的价值吗?

KP:在中国的比特币领域,很少有人会发表学术论文,但在国际会议上,我们经常可以分享新的技术思想。中国在这方面基本没有取得任何成就。我想这可能是我们社会发展阶段造成的。我们还没有进入经济和学术高度发达的阶段。

在日本的一些大学里,人们正在发表一些关于比特币的研究论文。现在国内有很多这个行业的公司,我成立了一个基金,叫Hardcore Fund;币印向其捐赠了 10 个比特币,币信捐赠了 5 个比特币。总的来说,捐赠数量约为 50 到 60 个比特币。作为比特币社区的一员,我们应该形成这样的文化来支持这些核心开发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放弃了在 FAANG 公司这样做的机会。所以,既然他们做出了牺牲,我们也愿意支持他们。

他们的核心价值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知道什么是比特币,最适合比特币的特性是什么,不会被外界利益所左右。

他们的核心价值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知道什么是比特币,最适合比特币的特性是什么,不会被外界利益所左右。他们将继续研究。他们意识到,由于我们拥有比特币中最受压力测试的解决方案,因此我们应该专注于这一点,而不是新事物。为什么有些人会想要选择硬分叉并制作更大的区块?

核心开发者遵循这个逻辑,通过分叉战赢得了整个社区。最终,社区和市场选择了 BTC 而不是 BCH 或 BSV。因此,这些编码员证明了他们能够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受外界噪音的干扰。

相比之下,商业公司总是有短期和长期的目标,商业公司的利益不可能与社会完全一致。商业公司的最终目标是赚钱。股东、高级管理人员和员工的目的是赚取更多。很多中国人可能不明白,因为他们总觉得成功就是赚大钱,但说到捍卫原则和诚信,就不一样了。

运营一个大型游泳池,您是否认为自己的责任不仅仅是尽最大努力为客户服务?

KP:承担责任实际上是可以的。如果您不能提供良好的服务,客户就会离开。应该没有相互的缺陷。矿工们实际上每天都有报酬,所以最大的问题是欠他们一天的工资。现在运营矿池还是比较技术性的,需要整个系统24/7稳定,所以我觉得还是挺有挑战性的,运营矿池的门槛会慢慢变高。组织启动矿池可能相对容易。然而,维持它是另一回事。

即将减半

那么,你认为比特币在明年减半之前会看到另一个牛市吗?

KP:我预计会有牛市,但可能会在减半之后到来。减半是一个非常强烈的经济信号;也就是说,比特币的每日流入量减少了一半。事实上,投放市场的少量资金可能不会对市场产生真正的影响,因为每天开采的比特币仅减少 900 个。它可能不如比特币的每日交易量有效,也不会产生实际影响。这可能对共识的影响更大。在价格波动方面,可能是心理大于实际情况。每个人都需要有这样的理由来拉高价格。其实,市场需要这样的机会。

散户投资者现在可以进入采矿业吗?如果你想进入需要多少钱?

KP:如果散户想进入市场,他们肯定不会建立自己的矿厂,对吧?这需要数百万美元,包括人员、场地和电源。所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买五台机器,托管在矿厂。但是相比那些拥有少量矿机的零售商,矿厂更愿意托管数百台矿机。一台矿机1万元。如果你想扩大规模,你需要买100台机器,你需要100万元。能够负担得起的人数非常少,因此散户投资者离采矿业很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信息